www.9455.com

简体 | 繁體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www.9455.com  >  审计之窗  >  审计故事 > 正文
 
(08)约法两章
 
【www.9455.com:2016年01月27日】 字号: 【大】 【中】 【小】

支业兵,在省审计厅工作30年,一直审计医疗卫生单位。业务顶呱呱,又愿意给年轻人当“助审”,一茬一茬审计人喜欢得不得了,尊称他为“职业兵”。

支业兵,眼睛忒不好。40岁不到时,就已经过上了“眼镜+”的生活,看人、翻账、写报告是近视镜、老花镜、放大镜一起上。家人、同事,甚至被审计对象,经常劝他不要“混”在人群里,早上5点去排队挂专家号。可他左耳进右耳出,大家气得也骂他“职业病”。

上个月,支业兵光荣退休。在欢送会上,厅长说,经协管审计的副省长协调,明天就安排他到省里眼专科医院作检查,请该院3名国际知名专家会诊。

闻此,支业兵的心脏真是跳动+涌动。回家跟老伴一说,老伴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平静之后,老伴说:“这次咱们是去看病,得约法两章:一是不当‘职业兵’,二是不犯‘职业病’。”支业兵拼命点头,因为这些年亏欠老伴太多太多,老伴在下夜班的路上都接到过吓唬人的电话。

第二天,他和老伴坐地铁、下汽车,准时赶到眼专科医院,接诊的都是他心仪已久的专家。经过询问和诊间检查,其中一位专家说,“要做一次24小时眼压日曲线检查”。站在一旁的副院长,当会计时就与支业兵打过交道,上前说明道,“就是在24小时内,每两小时测一次眼压。然后,将12次眼压值连成一条眼压日曲线,再进行诊断。”

支业兵被安排住进眼科病房。病房主治医生亲自出马,对他说,“您好好休息!每两小时会有护士,过来安排您去检查。这个检查项目不算住院,不收床位费。”边说着边打印出来收费单。支业兵老伴正准备拿去缴费,一旁的小护士赶紧过来,几乎是搀扶着支业兵的老伴,走到了收费窗口。

享受如此“特护”待遇,支业兵真有点嗔怪自己,以前是不是过于迂腐了?一次、两次、三次……做完每一次检查,回到病房,他就跟老伴说说这、聊聊那,打发www.9455.com。自然就聊到了费用。

没想到,老伴怯怯地说:“这次揩油了……”模模糊糊间,他看见收费收据上写着,“眼压测量,单价15元,12次*15元=180元;眼压日曲线检查,单价120元,1次*120元=120元。”对于医院的收费收据,支业兵最熟悉不过。可是,今天他出门前没有带放大镜,仅靠眼镜难以看清。

支业兵又一想,眼专科医院近年来也多次接受审计调查,应该不会存在收费的问题。更何况自己已经退休了,这次又是“违规”住院检查的,又麻烦那么多大领导,自己更不应该犯“职业病”!

也许真是一种职业习惯,他趁老伴打盹的工夫,慢慢下床,走到一个病友床边问道,“麻烦您看一下,收费收据上有没有眼压测量和眼压日曲线检查两个收费项目?”没想到一屋子三个病友都答话说,他们也都有这两项收费。“同时有两个眼压测量的收费项目,我怀疑是重复收费了。”支业兵脱口而出。病友们却笑了:“不会吧,医院敢这样明目张胆?”

支业兵被醒来的老伴拽着摁回床上。他沉默了,内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这肯定是乱收费!《全省医疗服务收费目录》有明确规定。收了每次的费用,为什么还要收一个总费用?“老头子,你记得清吗?医院真多收钱啦?”老伴心痛起自己的钱来。

12次检查全部结束了。已经是次日早上9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支业兵,拨通了副院长的电话,“副院长,我是支业兵!您在办公室吗?”经同意后,他走进副院长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借《全省医疗服务收费目录》查一下。”只见支业兵边查边指着几行字说,“眼压测量的收费标准为每次15元,眼压日曲线检查的收费标准为每次120元。”一旁的副院长连忙补充道,“医院收取的是两个项目,没有超标准收费。”

此时的支业兵,就像是搭在拉满弓上的箭。他对副院长说,“借用一下电脑。”轻车熟路,他在电脑上找到了卫生部等部门联合发文,对医疗服务收费项目的具体说明。如获至宝的他对副院长说,“您来看,关于眼压日曲线检查项目的说明:医院为病人每两小时测一次眼压,将12次眼压值描成曲线,并进行临床分析。”副院长赶紧说,“老支呀,医院收费也是经过物价部门核定的呀!大半年了,从没有病人反映过这个问题。”

“核定的没错!没人反映也不假。这是平时来医院看病的病人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常识,只顾抓紧www.9455.com缴费,才没有对收费产生异议。今天既然被我这个老审计发现了,那就要弄个水落石出!”

副院长有点不高兴了,稍稍提高嗓门说道,“老支,你现在是退休职工!更何况——”

支业兵一惊。是呀!自己已经不是在岗的审计干部了!意识到这一点,他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蔫儿了,垂头丧气地走出副院长办公室。

回家路上,支业兵双眉越锁越紧,长吁短叹。老伴害怕起来,不停地宽慰他说,“老头子,有啥就说出来!别把自己憋坏了。”一回到家,支业兵就拿起笔,给省物价厅写了一封关于眼专科医院涉嫌医疗服务收费存在缺陷的举报信。落款为“支业兵”,并写上了他的联系电话。

他揣上写好的信,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老支呀!你在哪里?大家想派车接你来医院,协助物价厅的同志,处理医院的收费问题。”电话是副院长打来的。他将信将疑。

一小时后,支业兵赶到医院行政办公室。身着物价厅工作服的同志正等着他,握住支业兵的手说,“支业兵同志,感谢你!经大家核实,大家物价部门工作也有过失。”

原来,支业兵走后,副院长报告了其他几位医院领导,大家觉得如果这两项收费违反了要求,必须马上纠正。副院长又报告了省物价厅稽查处。省物价厅迅速派人到医院现场处理,退还了支业兵被多收的180元,也请支业兵看了对医院违规重复收费的行政处罚通知书。

“老支呀,另外大家还想聘你当医院收费监督员呢!”省物价厅的同志说。支业兵回答道,“这个,我真得回家问问我那个老太婆。她可是跟我约法两章的!”

(编辑:上海市审计局汪其水)

【关闭】    【打印】
 
版权信息
主办单位:www.9455.com  技术支撑: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话: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金中都南街17号(邮编:100073) 备案编号:京ICP备19011981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